英国前首相布朗警告:疫情中穷人正承受过度伤害!

作者阿比·艾哈迈德·阿里(埃塞俄比亚政治家,现任埃塞俄比亚总理)、戈登·布朗(英国前首相、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

我们不时听见的那种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之为“大型均衡器”的说法其实并不成立。在这场最贫穷和最脆弱群体承受了过度伤害的疫情中,没有任何一种痛苦或牺牲是人人平等的。

在那些贫苦长者们惨遭医疗危机过度蹂躏之时,因疫情引发的空前教育危机也在给最贫穷人家的孩子造成最大程度的伤害,并催生了即将失学的一代人。封锁和其他社交隔离规则迫使全世界的学校关上大门,最高峰时波及了近16亿儿童。虽然较富裕家庭的孩子拥有其他替代选项(比如在线学习),最贫穷的孩子却无从选择。因此那些世界上最弱势的儿童(教育也是他/她们摆脱贫困的唯一途径)已被抛在后面,这也让致力于在2030年为所有人提供包容、公平优质教育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4越发变得遥不可及。

我们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也未能达到这一目标。在全球范围内将近2.6亿儿童失学,有4亿儿童在11岁后辍学。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农村这类地区几乎没什么女孩能够读完中学——主要是因为当地童婚极为普遍。近50个国家并未订立禁止童婚的法律,还有更多国家订立了却未能执行,后果就是每年约有1200万学龄女孩要被迫成婚。

就算学校重开也可能有许多穷人家的孩子永远无法回归校园。贫穷是儿童不去上学的最大原因,而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所带来的间接性恶劣影响将远远超出封锁之外,特别是对那些最穷苦的人而言。

鉴于仍有14个国家未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的最低年龄公约,那么最可能的后果将是更多儿童被迫加入1.52亿学龄童工的行列。同时还会有更多的女孩被迫早婚:在2014年爆发的西非埃博拉疫情致使塞拉利昂的学校停课后,该国怀孕或已为人母的15~19岁女孩数量翻了一倍有多,从30%上升至65%,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再也没能返回学校。

如果出台了正确的政策,经济将开始复苏,就业也会缓慢恢复,还有社会保障政策去减轻失业者的贫困程度,但却绝少有保障措施去缓解可能影响人一生的失学困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球有超过一半的儿童(近9亿)到10岁了都无法阅读简单的文字,也就是说这9亿儿童未能获得成年后改善自身经济状况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来弥补“新冠一代”所丢失的时间,那么这个数字就很容易会升到10亿甚至更多。在2005年的毁灭性地震后克什米尔地区的学校关闭了14周,而当地受影响最大的孩子则失去了相当于1.5年的学习时间。

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发布的《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所建议的那样,我们需要为那些被拉下的儿童制定一套学业赶超计划——这类计划自1990年代以来使拉丁美洲儿童就学时间增加了多达18个月。但是这类支持计划需要资金支持,而除非我们能填补教育资金的缺口,否则依然无法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4。

教科文组织指出在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来临自之前有50个国家未能遵循建议将至少4%的国家收入或15%的公共预算用于教育。由于来自政府和捐助者的资助不足,以至于尽管教育不能等(Education Cannot Wait)组织和其他团体作出了多番努力,但那3000万逃难和被迫流离失所的儿童中有许多甚至在成年之前都未能接受任何教育。

如今疫情还将进一步压缩教育预算。由于经济增速放缓或负增长压低了税收,因此可用于公共服务的资金将缩减,而政府又会在资金有限时优先考虑医疗卫生和社会安全网方面的紧急救治支出,进而导致教育资金出现缺口。

同样,发达国家日益面临的财政压力将导致国际发展援助(其中就包括教育援助)减少,而教育援助原本就被双边和多边援助分配中的其他优先事项挤到了后面。世界银行目前估计中低收入国家明年的整体教育支出可能会比原本计划的减少1000~1500亿美元。

这种资金危机无法靠自身解决,而释放资源投入教育的最快方法则是债务减免。鉴于全球76个最贫穷国家将在未来两年偿还1060亿美元的债务,对此债权人应当免除这些债务并要求将这笔钱重新分配到教育和医疗方面。

与此同时,多边金融机构和区域开发银行必须增加自身资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发行1.2万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也是其全球储备资产)并将这些资源分配给最需要的国家。

而世界银行应当通过向国际开发协会再次注资(或以协会名义贷款)来对低收入国家给予更多支持,还可以使用荷兰和英国等有意援助国家的担保和赠款,这些国家已经随时准备好通过国际教育融资机制为中低收入国家释放数十亿美元的额外教育资金。

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各类非政府组织和所有国际教育组织都将启动一连串“返校”运动。其中即将在7月下旬发起的新运动“拯救我们的未来(Save Our Future)”主张更好地重建而不是恢复疫情前的旧现状,这意味着要更新教室、改革课程,推广有效的教学技术并帮助教师提供个性化的教学指导。提高学校的安全性(超过6.2亿儿童所在的学校缺乏基本卫生设施,这对女孩的影响尤大)和确保学生能在学校吃上饭(也是3.7亿儿童的生命线)都将减轻贫困的影响并改善教育成果。而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组织将通过其侧重于减免债务以支付教育费用的基层活动来壮大这一声势。

但是投资学校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塞拉利昂,针对女孩的援助网络使得埃博拉疫情危机期间的辍学率得以减半;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国家,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提升了就学率,而最新发布的《全球教育监测报告》也主张在当前实施类似的计划。

新冠一代已经承受了巨大的苦痛,而现在则是国际社会为儿童提供应有机会的时候了。即便面临诸多重大挑战,我们仍致力于成为有史以来首次可以让每个孩子都能在校学习的一代人,而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如今都必须加紧集体努力以实现这一目标。

阿比·艾哈迈德·阿里,埃塞尔比亚总理,201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戈登·布朗,英国前首相,现为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全球教育机会融资国际委员会主席。

网易研究局(NetEase Economic Research Bureau)是网易新闻重磅打造的财经智库,集结了国内外数百位顶尖的经济学家资源,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一流高校的经济学院和经济学研究机构有密切合作,向用户传递最有价值的财经信息,以期能够为中国经济发展建言献策,为经济研究增添活力,为时代进步贡献深刻理性的思想财富。

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